古巷记忆:“打铜街”上养鸽子

2018-06-23 10:14:01.0   (995次)  作者:来源:贵阳晚...

大同街,小时候我们都把它叫做打铜街,因为听老人说,这条街从前做铜制品的商铺很多,有打铜壶的、打铜碗的、打铜饰的……久而久之,打铜街便成了这条小街的街名,大同街是打铜街演变来的。

1972年,我幺舅参加工作,空闲的时间少了,他原本喂养的几十只鸽子就交给我打理,当然鸽子的买卖还是幺舅作主。买鸽子最担心的是怕遭吃回捎(贵阳土话,就是一旦买回的鸽子获得自由,它就会飞回原来的主人家),所以对于刚买回来的鸽子,我都会把它们的翅膀捆扎起来,使鸽子不能飞。有的好鸽子一捆就是半年,很残酷的。

有一次,幺舅带我到打铜街鸽子交易市场去买鸽子,我们逛了很久,幺舅看中了一对昆种黄眼红鸽,一狠心花了一个月工资22元买下这对鸽子。面对这对宝贝,我知道自己的担子重了,我依旧把鸽子的翅膀捆扎起来,特别细心地喂养,其它的鸽子都是吃包谷,我给它俩吃绿豆。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我和这对宝贝建立了很深的感情,我只要一吆喝,它们就会来到我身边。半年过去了,在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幺舅让我给这对宝贝开翅。

因为我和这对宝贝已有很深的感情,我丝毫没有犹豫就把鸽子的翅膀解开,只见它俩抖了抖翅膀,试着飞了一下,然后就钻进了自己的窝里。我高兴极了,大叫“喂家了,喂家了”。第二天大早,我把所有鸽笼打开,放飞了全部鸽子。这时我傻眼了,这对宝贝朝着北方飞走了,之后我哭了好几天。

大概过了七八天,这天幺舅下班后让我准备好鸽笼,说一会儿要出去,我们匆匆地吃了几口剩饭,拎着鸽笼一起来到市北街的一个小院门口。幺舅的好朋友把我们带上他一个朋友家的阁楼,阁楼里好多鸽子,当中我一眼就认出了我的那对黄眼红鸽,我急忙从荷包里抓出一把绿豆吆喝了几声,这对宝贝慢慢地来到我身边。

这时,这位伯伯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侄子,鸽子是最通人性的,你对它好就能够把它喂家的。你把它带回去好好喂吧”。回家的路上,我欢喜得一路歌声。

后来叔叔的好朋友给我说,他和幺舅托了很多朋友才找到这位伯伯。再后来,我真的把这对黄眼红鸽喂家了,第一次放飞花溪公园,两小时归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