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鸽眼说─鸽眼是口井

2018-06-18 10:20:12.0   (2626次)  作者:沉岭山人

2018鸽眼说——鸽眼是口井

宝井,枯井,珍妃井

鸽眼是口井。

井的雏形,1947年英国比夏普“眼志论”始。

有人下去了,沉醉了,喊道:下来吧,这里都是宝,可以让你荣华富贵、功成名就!

有人入而复出,说道:那儿的地太窄,那儿的天太小,撇下山川旷野,去抱一口井,焉能大红大紫,大富大贵?

又是见仁见智?

专家,专家,有专家

武高平,他不只是信鸽育种理论专家,也是鸽眼专家,并且立志做这领域的“先行者”,是鸽眼论的代表性人物。

《詹森育种原理》第29到第33章,《窥眼箱入门》、《鸽眼的评分》、《育种家的调色盘》、《鸽眼的应用》、《鸽眼的配对》共有五个章节专论鸽眼,是武大师的个人成果。其间列举了20种鸽眼特征、7种鸽眼评分标准和分类、4个评分区域、6点育出10号紫罗兰眼心得、12条鸽眼配对经验,以及难以胜数的名言精句,全方位涉及观鸽眼的作用、意义、目标、心得、经验、方法、设备等,谈今论古,旁征博引,每个观点,都有他的思考与解释,是本人看过的最考究、最有“系统性”和最有“创新性”的鸽眼论经典,迄今未见超越。

如: 

· 美国曾做过统计,每次比赛分速在1100米以上,得奖鸽皆为淡色眼志,分速800到1100米间,以淡色带黑灰居多,800米以下,则是深色眼志为主,显示出眼志愈深,鸽子储存的精力愈旺盛。 

· 眼睛可衡量种鸽的优劣,答案是肯定的。 

· 无可否认眼志代表优秀遗传的能力,内圈是最佳赛鸽不可或缺的条件,几乎没有例外无眼志的好鸽,定会有强有力的内圈。 

· 眼睛乃灵魂之窗,谁能解开它,就能育出高品质。

· 任何一个系统的鸽子,其遗传功能开始衰退时,最先表现出来的就是眼睛。 

· 只要鸽眼作出退化就算失败,种鸽必须重新配对。 

· 当一切评审条件都消失时,眼睛就成了评鸽唯一的指标。 

· 窥眼箱选配法,属新的革命性配对法,将肉眼看不到的特征,纳入配对参考,成功率可提高3倍。 

· 应用窥眼箱是突破赛鸽育种瓶颈的方法之一,更超越了传统技术,尤其是在建立鸽舍最初的几年,等确立主流血系之后,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 杂交育种的最高指导原则,就是作出10号紫罗兰眼。

等等,观点清晰,态度鲜明。

怪事,怪事,奇怪事

本来看似很明确的事情,可武大师又说:“配对不重视眼志的人,也可能飞得很好,拿着放大镜研究鸽眼者,却每战必北。”

“许多实力派的赛鸽家,均认为眼志的理论,根本是‘无稽之谈’”!

“保持长时间不败者,大都是育种的高手。”

奇怪了,为什么掌握科学、先进鸽眼理论和技术的人“每战必北”?为什么认为眼志理论是“无稽之谈”的不是平常鸽友,偏偏是疑似“保守、落后”和“保持长时间不败”、战绩彪炳的实力派赛鸽家?

武大师没有直接解答,却笔锋一转,含蓄地说: 

· “谈到眼志是什么,鸽友多半都懂一些却又很少人真正懂得利用的一项技术”,“不能说自己不懂,就认为别人的见解是错误的!” 

· “有好的血统和翔绩,再加上好的眼睛特征,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 “只知从外观或手感选择,终究达不到上乘的育种境界。” 

· “成功若全凭运气,是无法历久不衰的。”

言外之意:

第一,观鸽眼、“用”鸽眼,是一门先进、科学和高深的学问和技术,甚至是达到“上乘育种境界”的不二法门。

第二,包括实力派在内的赛鸽家,多一知半解,未入“路”,不掌握“门道”或“凭运气”。

第三,只重视信鸽血统和翔绩、外观与手感,而不重视鸽眼的人,落伍了,最终不能“立于不败之地!”

看到这里,两个字:“困惑”。

名人,名人,看名人

夏拉肯的《詹森兄弟传奇》和《谁是幕利门》,对武大师有巨大影响,也是《詹森育种原理》一书重要素材的主要来源,可是书中不太涉及鸽眼,而且多次在各种场合和鸽文中表示不认同鸽眼论。

李梅龄、汪顺兴、克拉克、詹森兄弟等,对鸽眼的关注,是在李鸟、汪雕、詹森鸽系形成之后,而不是之前,之后就算关注,也不作重点。

更多事实,不胜枚举。在想,难道“榜样、楷模、成功人士”的水平和能力不“上乘”,反倒那些失败者鸽眼派才“上乘”?到底“上乘”的尺度是什么?

伯乐,伯乐,拜伯乐

为证鸽眼作用,武大师还考证了古人:“伯乐如何甄选千里马呢?从古代经书里提到的名马,大都是以马毛的颜色来命名,除了以毛色辨别外,是以观察马的眼睛为最重要。”

可是拜读《相马经》原文,情况并非如此:

“马头为王,欲得方。目为丞相,欲得明。脊为将军,欲得强。腹为城廓,欲得张。四下为令。”《相马经》不但根据马的主要部位总结出“相马五藏法”(“藏”通“脏”,即部位、器官),且直接点出“头为王,眼为相,脊为将军,腹为城郭,四肢为令”,即“五藏”部位的主次关系。

各部位特征则为:“头欲长。眼欲得高眶,眼睛欲得如悬铃、紫艳光,眼下悬蚕、悬凿欲得成。鼻孔欲得大,鼻头欲得有王、火字。口中欲得赤。膝骨欲得圆而张。耳欲得相近而竖,小而厚。伏龙骨欲得成。颈欲得长。双趹欲得大而突。蹄欲得厚。腹下欲得平,有八字。尾欲得高而垂。”

又“凡相马之法,先除三羸五驽(羸=羸弱;驽=劣质、劣马),乃相其余。大头小颈一羸也,弱脊大腹二羸也,小颈大蹄三羸也。大头缓耳一驽也,长颈不折二驽也,短上长下三驽也,大胳短胁四驽也,浅髋薄髀五驽也。” 即相马之时,只要有上述八种失平衡不匹配特征的劣质性状,即为劣马,必须首先剔除出来,再论其它。

“相良马总论”一段,也是首先观察马的头形,之后才是马眼、马耳、马鼻、马口、形骨、蹄足、超逸(站姿、神态),强调整体“观”、大局“观”。

以上,一无“除了以毛色辨别外”,二无“是以观察马的眼睛为最重要”的内容,难道说武大师手上另有《相马经》秘本?

又在想,现实中也常见有鸽友参观他人鸽舍,只在棚外不上手、连什么眼砂都没搞清,就可以八九不离十地指出冠军前卫鸽,甚至兄弟父母辈,包括本人鸽舍,也试过被人上门点秋香!不用鸽眼那块“试金石”,是瞎蒙,还是心里冥冥中有个“相良鸽总论”?

本质,本质,找本质

看到武高平说的“回归到本质去思考”,忽然顿悟:

信鸽选配繁育的本质是什么?答案应该是:“延续优良基因”和“培育具有突破性的赛鸽”。而优良基因的确定呢?应该是:“赛绩和家族性”。

赛绩和家族性,是优良基因的可视物,是鸽子从优秀赛绩鸽转为育种鸽、“顶部作底部”的原因,和所有相关研究的中心和出发点,离开这个前提,观鸽眼便毫无意义,所建立的鸽眼技术系统一旦与之失去关连性,也就苍白无力,成了空中楼阁。

换言之,选择优良基因和重组是育种的核心,鸽眼作为表征,能反映基因遗传而不等同基因。

有人说,武高平并没有否认赛绩和家族性:“有好的血统和翔绩,再加上好的眼睛特征,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乍看全面,可细想发觉主次不分,更像“双中心论”和提倡“一女事二夫”:

一夫:有好的血统和翔绩。

二夫:好的眼睛特征。

本质和表征,一个起关键性决定作用,一个辅助配合,两者岂能“平起平坐”?爱你又爱他,“一女事二夫”夫妻怎能和睦、家庭兴旺?又或者“双中心”,又怎会出现李梅龄、詹森兄弟、克拉克等众多前辈先驱?回顾历史,早于1947年,他们的成功不是“再加上好的眼睛特征”,而是只娶“赛绩和家族性”一“妻”!譬如李梅龄,就是根据德国留学的同学邮寄来的鸽刊杂志,直接按鸽刊介绍的名家千公里赛绩鸽指定引进,奠定了李鸟基础。

作用,作用,啥作用

那么鸽眼技术又起什么作用?读了《詹森育种原理》,发现实在没有人比武高平说的让人又钦佩又遗憾的“透”:“无可否认眼志代表优秀遗传的能力”,“任何一个系统的鸽子,其遗传功能开始衰退时,最先表现出来的就是眼睛”!

透,是因为上述表述很接近观鸽眼的原意和真相了;遗憾,是因为差一点未到位,不能只是眼志啊:包括眼志、眼内圈、眼栉膜、眼砂、结构、色泽等在内的整个鸽眼,可以分类信鸽,和依照家族系列的特征观察遗传是否正常或退化,并在配对上作出相应调整。

由此有了初步答案:

鸽眼技术有没有用?有用!

有什么用?参考作用!

什么参考作用?存在着与基因遗传(赛绩和家族性)相关的辅助性观察和调整作用!

它是高科技吗?呵呵,只敢说:鸽事无小事!

趋势,趋势,大趋势

长期以往,赛鸽培育的传统方法是“眼看手摸”,可是据悉,国内已有鸽友创全球鸽界先例:正在与生物遗传研究单位合作,收集冠军前卫鸽检材和建立信鸽DNA基因图谱,并运用基因技术培育及筛选赛鸽!结果如何,拭目以待。可预知,随着现代基因培育技术产业化、普及化和平民化,白菜价的成本必然促使其在信鸽领域的实际运用。

假设一下,如若你是科学家,在开展此项工作时会不会从“眼睛乃灵魂之窗,谁能解开它,就能育出高品质”那里开始?

真相,真相,识真相

依上述启示,其实观鸽眼命题的真相和逻辑关系已经呼之欲出,梳理如下:

(1)信鸽育种涉及两方面:

① 选种,即选择拥有优良基因的亲鸽;

② 配育,再现优良基因或重组基因。

(2)(在没有现代基因测序技术的情况下)优良基因的可视性主要表现在两方面:

① 赛绩和家族性(家族的稳定表现与特征),是本质,包括今后使用基因技术培育赛鸽,也必然以此为核心,它反映了鸽子的定向、速度、耐力等内在的基因水平。

② 鸽体外观,主要为头、眼、骨、肉、翅翼五形,五形平衡和匹配加上饱满的精气神,鸽子站姿、神态上自然呈现良鸽必备的超逸感。也说明,五形各有系统标准及相关性,不可执一而论。也由此可知鸽眼在优良基因可视性方面处于旁系和次要地位。

(3)现象变本质,鸽眼论演变为“伪术”的根源和脉络

从比夏普的“眼志论”开始,鸽眼的地位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由于发现眼志(武高平再增眼内圈、眼底栉膜)有显示某些遗传现象,并在一定意义上可以反映遗传的优劣,人们开始了从怀疑到肯定鸽眼是鸽子定向归巢的关键性器官的过程,进而把它和优良基因相提并论,自此,它由原来次要和辅助观察性地位,跃升至五形之首。

随后,不只是基因的可视性,连鸽眼技术的地位也发生了变化,在“专家”和“准科学家”的带动下,先是建议把“鸽眼配”纳入育种技术,再演变到把鸽眼重组技术等同和代替基因重组技术,此时,鸽眼已不再是五形之首,而是由现象变本质,配角变主角,凌驾于赛绩和家族性之上了,实际操作也由基因重组变成了彻头彻尾的鸽眼重组,进入到武大师所追求的“上乘的育种境界!”

本末倒置,这就是鸽眼伪术形成的过程和谬误之根。

(4)强调和补遗

· 迄今为止,没有一项科学试验证明鸽眼是信鸽导航定向的决定性器官,它的基本功能就是视觉功能。 

· 鸽眼与鸡、隼等禽鸟存在不同,不代表鸽眼是信鸽导航定向的决定性器官,只能说明鸽子、鸡鸭、麻雀、隼鹫、猫头鹰等动物因千万年的生存模式与活动特点所形成的相适应的视觉功能的区别。 

· 信鸽导航器官及运作模式的遗传,不由鸽眼决定,而由相应的基因组(片断)和重组决定。

· 事实上,看鸽眼确实有助于观察鸽子遗传变化、亲鸽自身有否出现退化及异常、和分类系列的辅助作用。 

· 但鸽眼观察必须紧紧围绕“赛绩与家族性”。家族性即“该系列”,以该系列鸽子的特征为前提,鸽眼观察和系统的建立才有实际意义,游离出这个前提评鸽眼,均是无稽之谈,等于观鸽眼无底线,任凭上下唇了,如同分析苏炳添的身体条件,却把王军霞的标准往他身上套。 

· 冠军前卫鸽,无论鸽眼好看不好看,其赛绩足以证明它的眼睛是最好“用”的之一,也是该系列的代表性表征之一。也表明,鸽眼好不好的标准是“好用”而不是“好看”。鉴别鸽子其它部位,道理同。 

· 观察鸽子不是仅有看鸽眼一法,比如看外形:羽松毛散;比如上手摸,消瘦掉膘、比例失调;比如状态一直不佳,都能直接反映鸽子的退化。 

· 信鸽配育的正确流程:在“赛绩和家族性”前提下,首先剔除“三羸五驽”劣鸽,再结合鸽子头鼻、眼睛、骨架、肌肉、翅翼等条件,实行“信鸽五藏匹配育殖法”,此时,鸽眼技术才显意义,效果也最好。 

· 可见,鸽眼论及技术只是旁技末法而非“大绝”必杀技,不要夸大,不要喧宾夺主,你简单,它是个童话;你复杂,它是个迷宫。

血好,眼好,继续好

写到这里:

第一,想必有人恼怒,有人点赞,可是本文只为说说一个关于鸽眼真相的常识。人,要想让自己方方面面都充实和厚重起来,确实应该习惯兼容并蓄,秉持冷静,淡定,勤学和多思。

第二,现实里,追着“赛绩和家族性”的人往往成为实力派,上乘育种技法也必然产生于这种走正道之人。而执迷“当一切评审条件都消失时,眼睛就成了评鸽唯一的指标”、“一管窥全豹”、“一眼知冠军” 的人,把玄虚当深奥,最容易把自己修成“半仙”。

最终“迷于术,死于术”。

第三,回归正途,敢于定位鸽眼技术是“旁技”,再围绕“赛绩和家族性”亦步亦趋,把古人整体看的“五藏匹配相法”结合现代遗传学知识,让本质和表征必然相关不分离,反能突显鸽眼技术的作用和威力,而不致沦为“伪术”。

当然,人各有志,趣有独钟,外加“咬定青山不放松”,故此,血好,眼好,请继续。

唉,鸽眼是口井……